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對安雷這樣CP我天雷。
只吃固定幾位老師的雷安。【因為我是雷嘉女孩】另外也雷 金相關
除此要麼給我推太中要麼不要給我推安雷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中原中也和滨田正是我心头宝贝
森左向离我远点
路人×某某也离我远点
双社长和森爱除外
這裡雜食請避雷

我要成为5468726987线画手!
今天也要开开心心的!!!
多好呀

求你回来

欸…我說,明明混了好久的日子卻可以得到報酬…?要認真了啊

夢中夢【番外】

夢中夢 番外
嘛,番外這種東西很歡脫的。
【經歷過大整改】



我聞到了濃濃的魚腥味。是一股煙草,腐臭,淤泥,哦,還有青花魚散發出的腐爛臭氣糅合在一起的味道。


我實在不願意去想象散發出這樣惡心氣味的太宰治做噩夢的樣子——這可是個玩世不恭的傢伙。要說他有在世上留下的痕跡,恐怕也只有他落下的爛桃花。怕是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去擔憂吧。

當他在車上跟我說:“中也你知道嗎?我夢見你死了哦。”的時候。我其實有些氣憤,但又很無奈,做什麼夢不好,他卻偏偏做一些奇怪的夢,而且啊,就這種爛夢,還要叫我聽,真是像個小孩一樣,不,首領家的愛麗絲還比他懂事多了,可不就是和小孩一樣嘛。還有啦,我哪有這麼容易死掉,我看想死掉的是他才對吧!一看就是他那黑水泡過的心臟受到打擊了吧!!如此有趣!真是賽過上百億的名畫啊!

怎麼可能讓他得逞啊。

“中也臉皮真厚!”他撅起嘴來瞪著我。
“啊,是在說某條長了腿的青花魚嗎?我知道我知道。”我用餘光掃了一眼後視鏡,看到鼓起腮幫子的繃帶白癡死死瞪著我。
“哎呀中也啊—妳車技真的很差欸!——我快要餓死了!真的會被餓死的哦!!”
“你活了二十多年都沒死現在又喊個什麼啊!看見沒有!還有一個紅燈!你再給我喊一句試試啊!早知道我帶別人出來了!”我氣憤地喊了一句。
“中也你!”他提高聲音,好像要和我比誰聲音大似的,真幼稚。
“我幹嘛了我?!”
“你這個小矮人是不是要丟棄我了?!居然連帶別人出來都不想帶我!”聲音往高走,聲線越來越拔尖,哼,我看再讓他說下去,我車都要散架了。
不行,忍住,我在開車,我在開車,殺人犯法。欸,不對,我不是黑手黨嘛,合法的本大爺是還不幹呢!
“你他媽再說一句試試看?太宰治你信不信我扔你下車?”
“哼你肯定是想丟下我了!”
“你給老子閉嘴吧你!”
煩人的家伙終於安靜下來了,吵死人了,我真不應該回答他的問題的。我繼續開車,耳朵卻又聽見了一點輕微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聽著十分難受。
“太宰你在幹嘛呢?”
“在記仇!中也要看嗎?”
嗯?這傢伙居然還會寫這種東西啊?
切,明明以前連報告都懶得動一次,我微微垂下眼皮。“要看,給我看。”“可是中也你現在還在開車欸,你看到上面的內容肯定要生氣的。這樣我們兩個不就成功殉情了嘛?我不要和你殉情。”
“你那東西有多見不得人啊?拿過來。你自己說的。”
“算了吧,我還是等會再給你看吧。畢竟我還想和你姑且過一兩天啊。”
“那行,你說的。誰說謊誰小狗。”聽見我的回答,他居然得意的笑了笑,笑意都快飄出窗外了,仿佛要在車頂盤旋幾圈,又晃晃蕩蕩的繞回車子里。







“四月一日,愚人節,今天中也突然說了想和我去殉情,我可開心了,可是拉他到樓頂的時候,早就是四月二日00:01了,他突然甩掉我的手,將我扯下樓,什麼啊,打著這樣的算盤,他扯著我的頭髮,把我拉低,說了一句:“你看,太宰,都不是愚人節了,你別騙我了好不好?你想對我做什麼?快點說吧?”
“中也怎麼知道的?”“我看你藏來藏去的,肯定有什麼密謀已久的壞事想做吧,快點給我看。”
“好吧好吧。”
我把口袋裡絲絨的盒子拿出來,問他“現在不是愚人節了哦,你知道吧,中原中也?”

“我其實一直以來都在喜歡你呢。”


他少見的呆滯了一下才回過神,接著又突然捂著嘴哭了起來,聲音小小的,眼睛泛著紅暈,他哭的樣子不好看,我也很少看見。看樣子他是願意了。
“給我個答復吧,中也,你看,我現在站在這怪尷尬的。”
“你是傻子嗎。”
“什麼意思?”
“廢話一大堆,我為什麼會不願意啊,可惡居然被你贏過了!啊啊我的腦子是不是被青花魚佔滿了啊?還是被門夾了?”
那天晚上很有意思,我跟著他回了家,居然像國小生一般聊著天。真的很少見,他細聲細語,難得不生氣,輕輕扯著我的手,完全不像那個中原中也了。”
喂喂,寫的過分詳細了吧?啊啊!那天晚上的事居然也被記錄了!不過這傢伙很有當小說家的樣子啊,我勺起一勺咖喱飯放進嘴裡咀嚼,一邊看著他的記錄,這傢伙,居然把每一天發生的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寫上去了啊,真像那種純情國中生啊。
“怎麼樣中也?我寫的不錯吧?”
“乍一看也會讓人覺得‘啊太宰也會記錄生活’,但是你給我解釋一下,四月二十九號你寫的“小矮人生日了,恭喜他離死亡又進一步了哦”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說看。”
我攥著手裡的本子發問,可惡,一邊說著愛我一邊詛咒我?!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個啊…嗯比起這個中也有人給你發信息了!我看看!”他繞過我的問題,站起來撈過我的手機。
我去?!轉移話題也太強硬了吧!
“欸~我看看,嗯——中也,拓也是誰啊,為什麼會在你的信息表裡啊。”
“他嗎?上兩個月剛來的,幹事效率很高,基本都不用我累的,除了芥川就是他和我走的最近了吧。”我用筷子在太宰的碗裡挑挑揀揀,找自己愛吃的菜。“除,了,芥,川?那我…”“你又是什麼東西啊。一點都不讓我省心的傢伙,放垃圾桶里我都嫌佔地方。”
欸,偶爾也可以氣氣太宰了?!
“欸!中也你!你真的開始討厭我了!你肯定心裡有鬼!”他說完後,居然直接站起來發起火了,還想在地上打滾,我看著他繼續撒潑,伸出一隻手扯住他的領子,另一隻手揮手叫來服務員買單。
“喂,你玩夠沒,走啦,我還要回去上班。”“不要。”“喂再這樣我就把你的地址發給為你流過淚的女人們…”“你等一下!你不要這樣!喂!中也!你等一下!”
我走出去,看著他走出來,卻又好像不看路一般衝到我旁邊,突然手臂將我死死圈起來,搞得我都動都動不了。“喂,你放手,不然我就捏碎你手臂。”“就算捏碎也不要——啊——也許你親我那麼一口我會改變主意?”“餵喊的這麼大聲…!這裡人很多!”我感覺自己臉快熟透不,誰他媽想這樣被抱著啊!“啊那好吧,果然我只能把中也這樣抱住了,中也等著被我這樣子搬上車吧。”他說完後,居然有想把我打橫抱起來的架勢。
“喂。你至少要低點頭吧?!這麼高我怎麼親你?”我看著他滿臉寫著“得逞了”的臉,踮起腳尖,輕輕把頭湊上去——











啪!
太宰治!爽不爽

end●★










其實沒打中,中原中也在打的時候或許過於興奮呼吸稍微有點過快,表情也有了些細微的變化。
於是被太宰治抓住了手並且扛上車了。




喜闻乐见的后记???


太宰治的嘴唇輕輕壓在中原中也那兩片薄薄的唇上,碾來又碾去,好想把那兩片嘴唇吞吃入腹,等面前的人憋氣憋得臉頰粉紅,就輕輕地用舌頭撬開那兩片軟軟的唇,舌尖掃過貝齒,最後才尋到中原的舌尖,兩條粉紅的小獸笨拙地跳起了戀愛般甜美的舞蹈。
太宰治粗暴地掠奪著中原中也口腔裡的空氣,中原中也半推半迎合,最終還是親自把手臂掛在太宰治的肩膀上,加深了這個吻。






寫不出美麗雙黑。感覺越寫臉越黑,想鑽進地裡,想用泥土堵住自己的嘴想用在海邊沙灘被海水磨礪過千萬次的啤酒瓶碎片切割自己的手。

刪掉了一些文章也修改了一些文章。
把對雙黑的夢中夢修改了。讓他變得稍微可以入眼。雖然這是我寫的第一篇,但是還是攔不住我把他刪除的想法吧

一起来试试小熊糖挑战?! 【2】



一个眼神。
一个眼神意味着什么呢?
对中原中也来说太宰治看他的一个眼神,说不定是暧昧,说不定是嘲讽。总之飘忽不定,太宰治那双眼睛貌似不会生气的,看起来温柔得不行。
那么,对太宰治来说中原中也对他的眼神又意味着什么呢?
无疑是鄙视,厌恶,还有威胁。

就像刚才的眼神,中原中也在威胁着太宰治一些什么。
【啊啊啊啊啊!这个眼神!好帅!好帅!】
【那什么屏幕湿了我…】
嗯哼。
口癖吗?不错的解释,总不能说是故意的啊。

“呀对不起,”太宰治面带歉意,说“抱歉啊大家,刚刚的是口癖来着的!抱歉!”
中原中也才不信这些鬼话。
“啊啊?果然也只是一条绷带,真是幼稚。”
“喂喂?不要小瞧绷带啊?!”

两人之間火光四射。

【請不要吵架啊?!生放送!小熊糖快鬱悶死了!】

兩個幼稚鬼的職業精神總算是上線了,扭過頭,誰都不理誰。
“啊聽說這個小熊糖後勁很大呢,帽子先生你可不要中途醉過去了!今天不可以回家哦!”
“什麼啦這本來就是我家啊,用猜拳遊戲來決定先後吧。”


中原中也後悔了,早知道用拳擊遊戲來決定好了。
五盤,四盤輸,一盤平手。
“等等這不算!再來一次…!”
“算了吧笨蛋果然是笨蛋。再來一百次也不可能贏過我啦。”
“可是…”

“好——!廢話真多啊!你剛剛輸掉了四輪對吧!請挑四顆來吃——”
“是…一、二、三、喏,四顆。我開動了——”


【什麼“我開動了啊”wwww帽子先生是好孩子啊】
【天啊好可愛!!要死了!】


“嗚哇酒味太重了吧!”
中原中也嚇了一跳,從未吃過的甜食早已失去本味,酒的辛辣充斥其中,但又被一瞬間又被醇香代替掉,說不定是解酒茶起了效果,四顆糖仿佛對他不痛不癢,太宰治眉頭一跳,開口道:“嗚哇,居然好好地吃掉了,來吧,繼續!”
“不要!換一個遊戲吧!”


【hhhhh帽子先生已經怕了吧】
【換成帽子先生擅長的拳擊如何?!很期待這個場面!】

“拳擊?!不行不行!絕對打不過這個帽子精的!而且這場地太小啦。”
“哦哦!這個提議我相當喜歡!”
中原中也瞟了一眼太宰治,換來心虛的眼神。


“果然拳擊還是不行!!!!我也吃四顆好了啊啊真是幼稚!”
太宰治嘴上說著,心裡卻想著另一套。
四顆?絕對不可能,他一顆也不會吃下去。

中原中也暫時在勝利的喜悅裡沉浸了一下,眯着眼睛,哼起歌來。观众们也小小的炸了一波。

【啊啊啊啊啊啊啊帽子先生太可爱了吧!想udydjnwkdudhwnzi!】
【喂什么危险发言!虽然我也…】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眯着眼的空隙,把小熊软糖丢进了垃圾桶。


“呜啊这个酒味!好重!”太宰治故作夸张,吐着舌头,在中原中也捂着肚子笑的时候用余光偷看他。
哦豁,上当了中也大笨蛋。


几乎玩遍所有游戏以后,小熊糖也算见了底,中原中也脸上差不多快红透了,双腿蜷在椅子上,把脸埋在膝盖里,轻轻打着酒嗝。

弹幕目前基本上都是【帽子先生不行了吧www以前明明说过酒量很好的ww】【欸不过绷带先生倒是很精神?!什么啊难道是传说中千杯不醉的酒童子吗ww】

中原中也抬头看看弹幕。脚一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结果被太宰治抓住了手腕,扯了回去。
“喂喂傻帽子,你这样不行啊,”扯着手腕的大手一松,又抓住了中原中也的领口,将他扯得近了点,四目相对,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洇着水光,“还有好多小姐姐们在看着你哦——”
说到这里,太宰治扭过头看着摄像头。
“对吧?”
声线俏皮可爱,简直就是邻居家安静的小弟弟突然开口的样子,屏幕前的姑娘们是受到万点暴击了,抹着鼻血,太宰治又拍拍中原中也的脸,试图想把他弄醒。
中原中也已经撑不住了,昏昏欲睡的样子已经是及格点,头一点一点的上下摇晃,好像不倒翁。

太宰治看了一眼,觉得差不多了以后把手伸向了电脑旁边的网线,嘴上一边说着进行下一个环节一边慢慢拽掉网线。
“哎呀网好像有点卡……k————”
画面在太宰治的笑容那停止了。随后就是直播房间出问题了的通知。







每天晚上写五分钟的操蛋生活

代代相传的设定

是设定。
其实吧不太擅长这个,但是觉得非常有意思于是记录,用文豪野犬来做例子叭,这一世的异能者【必须是异能者!!】的大家若是
平安死去
注意,必須是平安的,被人迫害,或者被病痛折磨著死去,自殺等,下一世,將再不是他,或者失去一些「東西」,忘掉。或者讓那個「特定的人」在他面前當場死亡,性別轉換,去除掉上一世所有美好回憶,完整保留下一整世的悲劇。
如果可以平安的死去的话,这些事情不会发生,下一世自己会发生变化,如保留好的回忆,容貌保留,或者更为俊美,得到更为强悍的异能力,等等。

哇哦,如果在这个设定下写文章会很好玩耶。
咦我的粗字体怎么没有了

是腦洞

我還是更想看太宰治第一次親手用槍殺人後的樣子。
手不可控製的抖個不停,臉上恐懼呆滯洗淨稚童的神色。薄汗已經擦去一次又一次,部下站在旁邊惶恐不安。生怕幹部先生做出點什麼。
然後中原中也插著口袋裝著成熟一腳踹開尸體,伸出手打掉他手上的槍,像看一袋垃圾一樣看了一眼太宰治。對他說。
“餵,走了。”這樣裝成熟的話。

其實自己也是手抖得不行。











好ooc哦。但是滿世界就我有這樣奇怪的想法叭。有人寫寫或者畫一下嗎。滿世界中也第一次殺人然後瘋狂哭哭已經看膩啦【雖然好吃極了】




滿地太太里蹦出一個有奇怪腦洞的人

lof你可快把這坨屎發出去叭

還是有點嚇人的。下次不要這樣干咯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俊你怎么不开门!!!!!你的老婆要跑了!!!!!你太绅士了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太開心了😭😭😭喜歡的男孩子見我還沒有看過黑與白…於是自習課的時候就借我看了!他太好了嗚嗚自習課買通了他同桌跟他坐在一起………嗚嗚嗚嗚嗚於是一起靠著看了四十分鐘漫畫!他身上味道好香!漫畫內容完全記不住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