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對安雷這樣CP我天雷。
只吃固定幾位老師的雷安。【因為我是雷嘉女孩】另外也雷 金相關
除此要麼給我推太中要麼不要給我推安雷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中原中也和滨田正是我心头宝贝
森左向离我远点
路人×某某也离我远点
双社长和森爱除外
這裡雜食請避雷

我要成为5468726987线画手!
今天也要开开心心的!!!
多好呀

求你回来

woc——我雷死花魁pa了

永远的万事屋是什么高桂皇粮。

这个镜头完了后桂看向那片黑雾散去的空地,高杉晋助在那片空地把核心斩碎后消失。

不对啊这不是刀吗)

我最近都在刷屏高杉和小栗旬,寫東西少得很,髒話也多,對不起遼

七點二十八

周一。

七点二十八。

中原中也在心里掐好秒表,在29分59秒时准时弹起,好不容易挣脱了太宰治的长胳膊长腿却又要帮他掖好被子,洗漱还不能在卧室附带的浴室完成,太宰治这混球睡眠浅,但奇了怪了,中原中也怎麼讓他起床,都無動於衷。

切,傻子都知道,故意的。

正正八点。

厨房里灌满煎鸡蛋和甜吐司的气味。

太宰治闻着味道起了床。肚子咕咕叫著,結果想溜進廚房偷偷先喝一杯加糖的蘋果汁時居然差點被飛過來的水果刀戳中了手,太宰治只好將手臂抽回並且拔出刀子並乖乖插回刀架上,盯著認真料理的中原中也又開口:“匕首怎麼突然就插在刀架上了?”

“這個很髒欸,中也快拿下來。”

“這柄沒有碰過血的,”一個煎得漂亮的雞蛋在空中轉了個圈又落回鍋裡,“是被小姑娘塞過來的禮物。還被叮囑了‘寧願用來切果也不能沾人血’這樣的話,結果一下忘記就沒有用到了。”

“相當薄情呢,中也呀。”太宰治點評著,“再说匕首怎么会不沾血嘛,真是开玩笑。”

“太宰你的習慣真是相當爛,怎麼還沒有去洗漱啊。”

“难道早餐快做好了?”

“不能如你所愿真是抱歉,没有。”

“好吧,”太宰治溜出厨房,“对了中也,苹果汁好好喝。”



緊急摸魚!!!睡了

看見自己不喜歡的cp上去一聲邪教,你說你媽媽呢?睡醒了嗎,不想看你說個屁呢,看什麼都要依著你,我還發你媽呢?我去發傳單得了

班上一个崽种翻出我新开的高桂坑看了以后撕了,今天跟她打起来了

发的东西跟tag一点都不相关,发发发你🐴呢

lof不能劃來劃去好麻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