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2】】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2


☆各單位注意一下咱是2了把劇本拿過來我看兩眼我不記得了

☆就怕我寫著寫著摻刀子

☆我看你們肯定習慣了這套路咱走吧。



再次見面


離第一次與太宰見面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四年了,中也還真有點怕了——怕他的第一個朋友把他忘掉了。那一年的那一天,他們一直瘋玩到大半夜,沙灘玩到水裡,水裡追上沙灘。太宰好說歹說也是一個十八歲的人了——啊不對,人魚,人魚。但是由於除了母親以外其他人都不想和他說話聊天,他也沒和別人說過話。所以常年積著的想法也和十歲的小中也差不了多少,腦子裡滿是些幼稚奇怪的問題和想法。在和中原交上朋友之前,這些東西都是在腦子裡死死憋著,一點也說不出來。他們倆躺在早晨被太陽曬得暖乎乎的沙灘上聊天,從天南到地北,從古到今,可以問的,他們想問的,現在抓著機會通通都說上了一遍。小男孩嘛,好奇心又重,聲音也大聲,中原本來計劃著玩到明天的早上就回去,可惜了,不知道哪來的一個小哨兵跑來岸邊抽煙偷懶,就發現了他們本該在輪船上享樂的小王子在和一個比他高上幾個頭的男人聊天,這個男的還長了個尾巴!這怕不是鄰國搞出來的生化武器啊!再這麼聊下去,不得把國家機密給聊出來才罷休啊?然後,小哨兵馬上衝過去拎起槍,閃亮亮的槍口對准太宰的腦袋,人魚的尖尖耳朵可不是做擺設的,太宰不可能聽不到這點聲響。但他“聽不懂”這是什麼玩意,就回頭看了,結果看到映著月光的槍管正對著自己的眼睛,這怎麼可能不被嚇到?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的太宰治吓得往後連挪了三步的距離。



中也也被突然湊上來的槍管嚇了一跳,馬上跳起來大聲喊:“你住手!沒看見我在這裡嗎!想造反嗎?!”“小殿下!這個是怪物!離他遠點!您會很危險的!”“才不是!給我滾!老子才沒有事!他…他才不會是怪物!非要說的話!你才是吧!”“可是…”“可個毛!沒有可是!走開!我待會就回去了!”中也正談得開心,卻被打斷了,換誰誰都會不高興吧,所以他開始大發脾氣起來,小哨兵被這個十歲的小孩子嚇得不輕,扛上槍連跑帶跳的就跑了,小中也向窩在旁邊的太宰招招手,笑了一下,“沒事了,太宰快過來!”太宰看著中也笑的人畜無害的樣子,心中一動,喀噔一下,當時整個人就呆了,“中也你不會害怕嗎?那種…冰冷的東西…”“有什麼好怕的?不就一個小哨兵嘛,你不用怕啦,起來陪我玩吧!”中原中也興致勃勃對他伸出手來。“行啊!還想玩什麼呢?我跟你說哦,我們國家那裡還有一種遊戲……”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中也!你在這幹什麼!”渾厚的男中音從兩人的身後響起來。“是誰……父親!怎麼會…”“為什麼會和外人混在一起?!哦我的天啊!這是什麼!”國王露出嫌棄的樣子看著太宰治。“這是我的朋友!他叫太宰,我和他玩的很開心…”到後面聲音漸漸弱了下來,小聲到幾乎聽不見了。“玩???王室繼承人還想要玩?而且你和這個怪物??”被哨兵叫來的國王又扭頭看了一眼他口中的怪物,視線內卻早已經空無一人了——太宰早就跑掉了。



唉——丟下我走掉了啊,好壞啊,中原中也想著,明明那時還說過什麼“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了”這種話,當時他逃走的時候,還在遠遠的地方看了我,一邊躲著追兵,一邊給我傳了話,那個拖著尾巴急急忙忙的樣子都被我看到了,真搞笑,大致內容也就是兩句話,什麼【等我四年,我來找中也】哎呀真是的,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我看他連岸都上不了吧,我還信了他,真傻啊。中原中也無奈的笑笑,往窗外看了一眼,又大又圓的月亮在窗外的天空中掛著。遊雲浮動,嘩啦嘩啦的海浪聲也實在煩人,中也撿起桌上的筆蓋,向著海邊的方向丟過去。


“痛!”中也隨意扔出去的筆蓋砸到了人。

“啊…抱歉了………欸?!太宰??”中也飛快起身,“欸等等,你有……腿???”中也就算是被關在海邊的別墅裡軟禁起來,一樓的臥室又怎麼可能攔住他呢,他翻出窗外,一步作兩步地跑到太宰治旁邊。愣了一下,有看了他一會,對,從頭看到腳。


“你…真的是太宰吧?”

“那當然咯,我有說過四年後一定會來找你的吧。”

“哼,鬼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欸~中也變得和小時候不一樣了呢,嘴巴這麼毒辣。”

“哼,我才不管呢,喂,外面這麼冷,我想進去了。”說完,中原中也往回走,“你不進來嗎,太宰,順便跟我說說你腿是怎麼回事。”“欸——中也真的和小時候不一樣了,一點都不溫柔了。”嘴上說是這樣的不情願,但他還是跟著中也翻了回去。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走到屋子裡坐下來,太宰手上抓著剛剛從中也褲子裡順出來的那把小匕首,饒有興致的把玩著,那樣子就像玩著毛線團的貓,坐在對面的中也看了他一眼,又喝了一口茶,好像這樣子就能掩飾他見到舊友的激動似的,“中也不想問什麼嗎?”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廢話,怎麼可能不好奇,你那兩條腿怎麼出來的啊?” “哎呀這個啊。”他笑了一下,“說來話長呢。中也你上來摸摸看?” 太宰治笑了笑。“摸啥。”“腿啊,中也你想什么呢。”中原汗颜,起身上去摸了一下他那两条大長腿。結果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太宰治的雙腿,竟然變回了了魚尾!中也又把手放開,魚尾又變回了人腿。


“所以,是不能碰嗎。”

“是哦,女巫的魔法真是太坑人了。我自己都不能摸呢。”

“那你去別的地方怎麼去啊?而且你這身衣服,哪來的?”

“啊呀?這個啊?當時我一上岸,就假裝被人搶劫,裝著暈倒在岸邊,結果有一位漂亮的小姐姐走過來,還拉我在她的家裡住上了幾天呢。”“風流騙子。”“中也你說什麼我沒聽見。”“不沒事。你要不要睡覺,我困了,我要去睡了。”“欸你不想和我玩嗎?都這麼久沒見過面了。”“不要,我好困啊。”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怎麼可能九點就有困意了呢?太宰想不明白了,難道……

“中也。”

“幹嘛?”中原打了個哈欠。

“你是不是見到我…害羞啊?”太宰不怕死的問出來了。

時間暫停了一秒,兩秒,三秒,一分鐘。

中原中也的臉開始升溫,發紅,“太宰你說什麼?”中原中也露出了一個和善的微笑。但是不知道怎麼的聽見了指骨活動的咔嚓咔嚓聲。“不中也你聽錯了吧?”太宰治起身,開始慢慢往後挪。中也隨手抄起旁邊的雞毛撣子,一步一步的向太宰走去:

“來太宰,你來一下我找你有點事。”臉上依然是和善的微笑。可手上的雞毛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和善。

“中也你冷靜!!!!!!”

“害羞???害你媽——————”

“中也!!!!!!!!”





未完♡



中也那個和善的微笑,就是這樣的吧。🙂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