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3】】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3】】


☆經過掙扎想想還是要寫的☆
☆我盡量不短小,這樣中也會不愛我的【滾啦】
☆可是我喜歡你們哇(σ゚∀゚)σ
☆蠻……高能的。

出去玩玩吧


中也經過一番掙扎,看著床上躺得好好的太宰治,再看看他乖乖留著床旁邊的另一半給自己,還是內心波動萬分的躺下去了。旁邊那位成年男性佔了一大半的位置,中也小小的,也不佔多少地方,扯了他的被,就將就著一人轉一邊睡了。睡了一下子,中也估摸著自己是不習慣旁邊有人跟他睡。又去廚房裝了杯水,沒喝兩口,就感覺身後有動靜。窸窸窣窣的聲音,聽著極其難受。
“誰!”
“_·の·——の/——ま【のトるん】。”
啥玩意,媽的太宰起來說夢話了嗎。嘰里咕嚕啥都聽不懂,“你不回去睡覺你想幹嘛太宰?”
“*ま(/@)中也回啦來陪我。”【中也回來陪我】,中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孤單寂寞冷了這麼久,睡覺的時候總想說點什麼,好讓自己有點存在感,好讓陪著他的人注意到自己,他母親離開的時候,太宰睡得正香,後來一直在想要是能在夢中說點什麼讓她留下就好了。估計是那個時候養成習慣了吧——總是害怕自己身邊的人在自己睡著的時候就會消失了,不見了。然後他就會不由自主地從夢裡蹦噠起來去找人——其實也就是夢遊。這是相當可怕的,可惜中也又不懂這種半夜找不到人的感受,抓著個水杯就走過去,“喂,太宰你就不能自己睡啊?都多大人了,啊不對,人魚,要不,你回去等……”下一秒鐘,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太宰閉著眼睛,嘟著嘴。可腳下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含糊,直直地向中也跑過來,中也嚇得水杯一丟,立馬就轉身起跑,可是小小的屋子又能跑到哪去呢?繞過餐桌,鑽出廚房,走到客廳還沒動兩步就被沙發擋住了,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就塞在那兒,看著太宰像瞎子摸魚一般跌跌撞撞的走過來心裡還真有點害怕了,就怕他對自己做點什麼不太對頭的事情。“太!太宰!我跟你說!你再敢過來試試看!老子跟你拼了!”這種無力的掙扎對一個“認真”夢遊的人明顯屁用沒有,他聽都沒聽進去。太宰還是嘟著個嘴【不要問我為什麼是嘟著個嘴,後面就懂了。】朝著自己的目標衝過去。中也嚇到手都開始亂揮,嘴裡嘰裡呱啦叫個不停,太宰就快要碰到他了!中也想,算了,認命吧,只希望青花魚沒有抓人這些不良嗜好啊啊啊啊!腦袋裡面止不住地在腦補畫面的中原中也看著太宰走過來。
接著,他呆住了。
那天,中原中也發誓,這絕對是讓他有史以來最意想不到的事情。絕對,沒有之一。



太宰治,今年二十二,成年人,彎腰在十四歲的中原中也嘴唇上啄了一口,接著跑回了房間裡。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

中也被飛快地親了一下,這個親親,讓中也臉上冒出了蒸汽,迅速升溫,發燙,最後撲通一聲坐到了地上,在心裡把一個叫太宰的玩意兒,摁在地上給打了一頓,把魚骨頭都給扯出來用腳踩碎拿去施肥。




第二天早晨,太宰笑醒了,對,是笑醒的,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容。如果有小姑娘看到了,那我保證人家小姑娘腦子裡一天都是dokidoki的粉紅特效。太宰傻乎乎的笑了一會,才發現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坐在床上,扭頭到處看看,也沒有發現中也躺在床下。他下床想去找,剛走到客廳,就發現中也靠著沙發背坐在地上用手捂著臉。
“中也你咋啦?幹嘛坐在那發呆啊?”
“啊——我昨天被青花魚親了一口——現在人感覺不太好——等會!媽的你他媽醒了?!!好啊老子曉得就他媽是你故意的!”
太宰一臉的不知情,“啥啊中也你沒睡醒啊?”
“老子今天不製裁你!我看你以後還要去禍害更多的小姑娘!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中也從地上爬起來,一個黑虎掏心【?】,就要去掏太宰心窩。太宰就站那,單手插口袋,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又伸出另一只手來一把摁在他額頭上,中也兩手亂揮,現在非常想打人,但又動不了,這麼長的手把他摁在那老長一段距離了。就中也這五短身材,一輩子都不要想了吧。
【下面有配圖,怕我描述的不清楚。】

認識到現實後,中也算是放棄了,索性坐下來,生起悶氣來。
“中也……沒事吧……”
“沒事!離我遠點!”
“可是你這樣不就是在生我氣嗎?”
“老子都說了沒有了!你不要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好不好!?覺得自己好像蠻牛逼似的!心裡沒有點逼數嗎!”中也抬起頭來瞪著他,一晚上幾乎沒睡的他瞳仁佈滿紅血絲,但是擋不住他的藍眼睛,太宰雙手撐著膝蓋低頭看他,“中也……你就不能跟我說說我昨晚乾了啥嗎…我可以改啊…你看我這麼久都沒見到你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到底做了啥讓你這麼生氣啊?如果真的很嚴重,我就和你道歉吧,好不好?”“嗚…你他媽!奪走了老子的初吻啊!雖然說!這麼久沒見到你!但是!我是男孩子!你也是男孩子啊!你怎麼可以親我?!”“欸!我嗎!?”太宰非常吃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啊!”“你昨天晚上夢遊你自己不懂嗎!”“喂!中也這更怪不得我了!夢遊是無意識的怎麼可以怪我啊!!!!你的腦子被海蛞蝓吃掉了吧!!!”“哈?你才是啊!!!你的大腦到腦幹也都被螃蟹夾碎了吧?!!!親了我還想賴賬啊!!??我不管!你今天就要補償我!!!不管帶我去玩也好帶我去吃東西也好你就是要好好補償我!!!!”“去就去!誰怕你這個十幾歲還是這麼矮的傻逼玩意兒!說!你要去幹嘛!太宰大人陪你一天有沒有很興奮!”“沒有!你給老子換衣服去!你陪我是應該的!”
“非洲地精!”
“女性公敵!”
“這是從哪冒出來的鬼稱呼!”
“你他媽換不換衣服!還想不想出去!”
“喂喂喂好像是我要帶你出去來著???你再鬧一個試試?”
太宰把中也從地上拉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臉,搓啊搓,又把他包在懷裡,“中原中也!!!快點睡醒吧!!!我親沒親你你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
“醒個卵啊??!!!”
中原在他瘦條條又沒纏繃帶的胸口咬了一口,強行掙脫開來就跑了。



中原中也在客廳玩了半小時手機了。他快不耐煩了。
“太宰!!你得了沒有!”
“沒有!中也的衣服我穿不下!”
“喂!誰叫你穿我衣服啦!”
中原中也急匆匆的跑上二樓更衣室拉開門,只看見太宰把明顯小兩三號的衣服強行套在自己身上,袖口緊繃繃,褲腿也是緊緊裹著小腿,都不曉得他是怎麼穿上去的,只有一件用來披的外套看著還行,當然,我是說穿在身上的話。“你脫下來。”“欸——可是這是好不容易穿上去的——我很累的!”
“快點脫!我衣服要壞了!”中也那身黑西裝估計是量身定製的,就他那尺碼,那麼小,不穿高定哪還有衣服給他穿啊。“好吧好吧!那脫了以後我穿什麼啊——還有中也你就不能穿點適合外出的休閒衣服嗎?”“啊這還不夠休閒嗎,那出去再買吧。你可以先穿睡衣啊,反正沒人看你。你穿睡衣正好顯得我好看一點,養眼一點對吧!快點吧!我去拿車鑰匙!”“等會中也你才十四歲!我來!”
翻墻出來車庫的時候,太宰居然真的穿著一身睡衣出來了。讓中也笑的趴在方向盤上笑的像個孩子似的,“你…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穿了睡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宰治沒理會他,他笑任他笑。“喂,話說你未成年吧,從駕駛位上下來吧。”“我下來那誰開車,你啊?你又不會。”中原中也露出一個輕蔑的笑容,“你的意思是,只有你會開車是嗎?”,太宰用手撐在車門上“哈?難道我還要指望你這條死魚會開車啊?”“我不管,總之你給我下來,雖然殉情是美好的事,但我不想和男孩子殉情。你不下來我就坐你腿上開車,好不好?”太宰搬出他那招牌的笑容,既不親切,也看不出來感情。“啊啊好吧好吧我的性命就放在你的手上了,好好開,聽見了沒?”“好嘞中也!你相信我吧!”太宰興奮的搓搓手,把中也趕下駕駛位自個坐了上去,“這個是油門,這個是剎車,對吧?”“是啦是啦,你來就行,我指路。”“中也你放心吧!!!”
這家伙,看起來真的很會的樣子,可能交給他真的沒問題吧?
前一秒中也還是這麼想的,如此的放心。








但是等太宰開始上路的時候,中也就後悔了。畫風一個急轉彎,從“太宰你好好來。”到“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握草你他媽開慢點開慢點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下來我來開啊啊啊啊啊啊啊左轉!!!左!!那個是剎車不是油門!!!!!!!!!再再再再右轉!!!!對對對!!!!!過了這條就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中原中也的慘叫聲那叫一個蕩氣迴腸,等到了目的地的時候,中也早就不省人事了,像一攤粘噠噠的東西粘在那裡似的,太宰呢?太宰精神得很,特麼的跟吃了搖頭丸一樣,還非常開心:“中也你沒事吧?要不要我抱你下來啊?”
不用不用,你不碰老子就萬幸了。還抱我下來,抱你媽去吧。
“你別抱了,老子自己下來。”中也聽著就想打他,最後還是自己扶著車門摔下車的,可見太宰的殺傷力有多大了,自己撐著自己起來,“你自己進去看看吧,看中就刷。”嗬,好嘛,一來就一張黑卡,財大氣粗。“中也你還真是人傻錢多啊,你就不怕我亂刷卡。”“不怕,無上限,付的起。我在外頭坐會,你自己進去。”“欸——你不跟我進來啊……”“不跟了,老子頭暈,你他媽開車開得這麼惡心,看好了叫我進去。”“不要~你跟我進來,我不懂你們這些東西啦~~”“嘖,真惡心,惡心死人了,告訴你丫的,老子就陪你這一次!聽到沒有?!太宰!”“欸~~懂啦中也~”中也揉了一把自己突突跳動的太陽穴,眼前一片花白,像壞掉的電視機屏幕,“你過來扶我一把。”“行嘞!”太宰一步作兩步跑過去,一把就把中也從椅子上扯起來,“你輕輕輕輕點!!!手疼疼疼疼疼疼!!”




今天的天氣不錯,兩人光顧了一家裝修也不錯東西也不錯導購長得也不錯的名牌店,當導購迎著那兩個一個一身黑一個穿睡衣的男人走去【不,有一個是小男孩】的時候,中也問她,“有什麼衣服適合他的尺碼嗎,全包上。”名牌店就是不一樣,【你他媽像個鄉巴佬似的】都沒有人露出那种“哇这卡不会是横滨儿童银行”的惊讶样子,就在中也遞給他黑卡的時候也並沒有半點驚訝的樣子,“中也中也!這件我覺得適合你!!!”“你等會我付錢!”“謝謝惠顧。”“啊不用……是哪件啊太宰?”“這個!”太宰雙手捧著一件T恤,“我覺得這個很適合你哦!導購小姐也說了!吊環和飄帶是今年的潮流呢!”“先生可以試試這個款,我覺得會很適合您的。”

導購小姐姐和太宰一人一句,跟約好的一樣,說的中也還真以為那件衣服帥得掉渣美得冒泡,“行吧拿來試試。”太宰高興得左一扭右一扭的,说白了,就像条虫。

“太宰。”中也闷闷的声音从更衣室里传出来“我怎么觉得这衣服有点不太对头。”
“怎么不太对头哇,你出来我看看。”
帘子慢慢被拉开,中也扭扭捏捏的走出来——太宰那傻逼,给他拿的女款的吊带背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你可不是失了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特么穿的时候不看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面还是有配图】

太宰笑得停不下来,一边哈哈哈哈哈,一边走过去,用手撩起中也身上那件小吊带向上摸去,“哎呀中也你看你这小身板可以嘛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会捡这件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吊带来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撒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你说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说撒手听见没?!”太宰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两声清脆的咔嚓声,哦,那是太宰那两根手臂骨头断了。这怪不得这么响呢。
太宰现在真他妈想发个誓,他要是再惹中也一次,这手臂活该挨打断。这绝对是他的前半生中做过最想让自己毙了自己的事,鬼知道还撑不撑得到下半生呢,他不该去找什么鬼吊带,也不该作什麼死,不然自己这条手臂就可以好好的放那了。现在举都举不起来,耷拉在那里,“你就作死吧,我待会买完帽子就带你去医院。” “可是!好痛啊!我撑不住啦!”“我不信,你等着。”中原中也面無表情,一隻手上拎著幾個購物袋,另一只手上甩著車鑰匙,“我去發動車子,你在這裡等著我。”“可是中也你未成……”“你給我閉嘴!!!!!十四又怎麼啦?!”




中也把袋子塞進後尾箱,輕車熟路的把車子往太宰那開,拿出墨鏡戴上,整個就一黑社會樣兒,一小段路還沒開過一半,一個電話打過來。嘿你別說中原中也那鈴聲刺激著呢,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哎呀也就是搖滾樂】吵的他都不能專心開車了。
“哎呀真是的………歪誰啊!”
“中原前輩是我,芥川。”
“哦芥川啊別叫我前輩!你也才幾歲啊,幹嘛啊你找我有事啊?”
“您…是不是又跑出去了?”
“哎呀沒有出來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啊,我要接人呢…不是,我要睡覺了,對睡覺了。”
“那車子都不見了您又偷偷開出去……”
“你快點說啊求你了芥川你從十一歲開始跟我玩了怎麼就沒學學我簡潔點說話呢?”
“好吧中原前輩…”
“叫中也。”
“好吧中…也!你家進來奇怪的東西了!”
“啥玩意啊?”
“一個白色,長耳朵的玩意。”
“咬人不?”
“目前沒有咬。”
“那就不理他,扔出去。”
“行,那我掛了,你快回來,待會發現了估計又是我背鍋。”
“哎呀怎麼會呢芥川我待會就回去了再等會吧。”
中原中也按掉電話,下車幫太宰拉開車門推他進去。
“中也別這麼大力!!!哎喲餵你急啥啊不說還要買帽子嗎?”
“不買了,家裡估計出事了。”
“啥呀?咬人的啊?”
“進賊啦?”
“又有小哨兵檢查啦?”
“哎呀嘰嘰歪歪廢話真多,告訴你吧!我家,有隻企鵝,估摸著快要被這玩意搞死了!”





未完♡

這次寫東西出了蠻多事的,三次元讓我哭得心痛,但還是寫下去了,抱歉沒有粗長,【土下座,下一章估摸著新舊雙黑一起玩了。實話實說吧,寫中也穿吊帶那裡…………………我笑得很開心。




我不知道怎麼把圖片摻在文里,還請按順序看下一條lo,謝謝。


媽蛋!!!!我忘記事了!!!!!!要被打了!!!!!!!中也穿吊帶【噗】那裡用的 @木也kiya 太太的雙黑買衣服的腦洞,但是這裡把中也穿太宰碼數T恤衫給改成了穿吊帶【噗哈哈哈哈哈哈】,我TM發出後才想起來!還請太太原諒!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