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那篇夢中夢的番外喲☆

夢中夢 番外
嘛,番外這種東西很歡脫的。



我聞到了濃濃的魚腥味。是一股煙草,腐臭,淤泥,哦,還有青花魚散發出的腐爛臭氣糅合在一起的味道。


我實在不願意想象散發出這樣惡心氣味的太宰治做一個夢的樣子——這可是個玩世不恭的傢伙。要說他有在世上留下的痕跡,恐怕也只有他落下的爛桃花。怕是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害怕的

當他在車上跟我說:“吶,中也你知道嗎?我夢見你死了。”的時候。我其實有些氣憤,但又很無奈,做什麼夢不好,他卻偏偏做一些奇怪的夢,而且啊,就這種爛夢,還要叫我聽,真是像個小孩一樣,不,首領家的愛麗絲還比他懂事多了,可不就是和小孩一樣嘛。還有啦,我哪有這麼容易死掉,我看想死掉的是他才對吧!一看就是他幼小的心靈受到打擊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如此有趣!真是賽過上百億的名畫啊!

怎麼可能讓他得逞啊。

“中也臉皮真厚!”他撅起嘴來瞪著我。
“啊,是在說某條長了腿的青花魚嗎?我知道我知道。”我用餘光掃了一眼後視鏡,看到鼓起腮幫子的繃帶白癡死死瞪著我。
“哎呀中也啊——到了沒有哇——我餓死了!真的會被餓死的哦!!”
“我日你活了二十多年都沒死現在又喊個屁啊!看見沒有!還有一個紅燈!你再給我喊一句試試啊!早知道我帶芥川出來了!”我氣憤地喊了一句。
“中也你!”他提高聲音,好像要和我比誰聲音大似的,真幼稚。
“我幹嘛了我?!”
“你個非洲地精是不是不愛我了?!居然連帶芥川都不想帶我!”聲音往高走,聲線越來越拔尖,哼,我看再讓他說下去,我車都要散架了。
等等!誰非洲地精啊!不行,忍住,我在開車,我在開車,殺人犯法,殺人犯法。欸,不對,我不是黑手黨嘛,我擦合法的老子是還不幹呢!
“你他媽再逼逼一句試試看(●◡●)ノ???太宰治你信不信老子扔你下車??”“哼你肯定不愛我了中也!”“你給老子閉嘴吧你!”
煩人的家伙終於安靜下來了,吵死人了,我真不應該回答他的問題的。我繼續安靜開車,卻又聽見了一點輕微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聽著難受。“太宰你在幹嘛呢?”“隨筆哦!中也要看嗎?”嗯?這傢伙居然還會寫隨筆啊?切,明明以前連報告都懶得動一次,我微微垂下眼皮。“要看,給我看。”“嗯~可是中也你現在還在開車欸,我怕你看到上面的內容抽我。這樣我們兩個不就成功殉情了嘛?我不要和你殉情。”
“你那東西有多見不得人啊?拿過來。你自己說的。”“算了吧,我還是在飯店再給你看吧。畢竟我還想再混個兩三天呢。”“那行,你說的。誰說謊誰小狗。”聽見我的回答,他居然得意的笑了笑,笑意都快飄出窗外了,仿佛要在車頂盤旋幾圈,又晃晃蕩蕩的繞回車子里。







“四月一日,愚人節,今天中也突然說了想和我去殉情,我可開心了,可是拉他到樓頂的時候,早就是四月二日00:01了,他突然甩掉我的手,將我扯下樓,扯著我的頭髮,將我拉低來,說了一句:“你看,太宰,都不是愚人節了,你別騙我了好不好?你想對我做什麼?快點說吧?”“中也怎麼知道的?”“我看你藏來藏去的,肯定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吧,快點給我看看。”“好吧好吧。”我把口袋裡的戒指拿出來,問他“現在不是愚人節了,你願意陪在我身邊嗎?生生世世?”他少見的呆滯了一下才回過神,接著又突然捂著嘴哭了起來,聲音小小的,眼睛泛著紅暈,他哭的樣子不好看,我也很少看見。看樣子他是願意跟我在一起了,“給我個答復吧,中也,你看,我現在站在這怪尷尬的。”“你是傻子嗎。”“啥意思?”“巴拉巴拉廢話一大堆,我怎麼會不願意啊,你可不是傻子吧?腦子是不是被青花魚入侵了啊?還是被門夾了?”就是這樣的,我們在一起了。”喂喂,寫的這麼詳細的啊?這傢伙很有當小說家的樣子嘛,我勺起一勺咖喱飯放進嘴裡咀嚼,一邊看著他的隨筆,這傢伙,把每一天發生的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寫上去了啊,“嘿嘿怎麼樣中也?我寫的不錯吧?”“乍一看還不錯的,但是太宰你給我解釋一下,四月二十九號你寫的“非洲地精過生日了,恭喜他又老一歲”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說看。”我攥著手裡的本子發問。“這個啊,啊中也有人給你發信息了!我看看!”他繞過我的問題,站起來撈過我的手機,“欸~我看看,嗯——中也,拓也是誰啊,為什麼會在你的信息表裡啊。”“他嗎?上兩個月剛來的,幹事效率很高,基本都不用我累的,除了芥川就是他和我走的最近了吧。”我用筷子在太宰的碗裡挑挑揀揀,找自己愛吃的菜。並沒有意識自己說了什麼。“除,了,芥,川?那我…”“你又是什麼東西啊。一點都不讓我省心的傢伙,放垃圾桶里我都嫌佔地方。”“欸!中也你!你真的不愛我了!你肯定心裡有鬼!”他說完後,居然直接躺下來發起火了,還在地上打滾,我看著他繼續撒潑,揮手叫來服務員買單,“謝謝惠顧!”“不用。喂,地上那個,哪飄來一股這麼大醋味啊,而且你玩夠沒,走啦,我還要回去上班。”“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你不承認愛我我就不走了!”“喂芥川你師父不吃藥就出來混你把他拉回去對拉回黑手黨…”“你等一下我走!你不要這樣!喂!中也!你等一下!”我走出去,看著他匆匆忙忙的跑出來,卻又好像不看路一般衝到我身上,手臂將我死死圈起來,搞得我都動都動不了。“喂,你放手,這裡,人太多了…你放開。”“才——不要——你親我一口我就放手!”“喊的這麼大聲!…可是人這麼多。”我不好意思,不,誰他媽想這樣被抱著啊!“啊那就算了,中也等著被我這樣子搬上車吧。”他說完後,居然有想把我打橫抱起來的架勢,照這樣下去,我怕他會真的把我搬上車啊。
“那,你低點頭,這麼高我怎麼親你?”我看著他滿臉寫著“得逞了”的臉,踮起腳尖,輕輕把頭湊上去——











啪!!!!!!!!!!!
太宰治!爽不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先走啦!!!!!!!!你他媽自己一個人殉情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喜闻乐见的后记???


太宰治的嘴唇輕輕壓在中原中也那兩片薄薄的唇上,碾來又碾去,好想把那兩片嘴唇吞吃入腹,等面前的人憋氣憋得臉頰粉紅,就輕輕地用舌頭撬開那兩片軟軟的唇,舌尖掃過貝齒,最後才尋到中原的舌尖,兩條粉紅的小獸笨拙地跳起了戀愛般甜美的舞蹈。

這,才是真完結!





嗯,還是放出了呢【笑】,明知道他沒有這個能力還是相信了他,我是傻子吧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