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隨筆

白瓷浴缸裡鋪了一層鮮血。
旁邊散落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
裡面還有一個青年以一種慵懶的姿勢仰躺著。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青年嘴裡哼著一曲不成調的小曲。
似乎少了什麼。
但又不知道是什麼。
於是起身,用一旁的繃帶包扎了傷口。搖晃著走到客廳,最後緊挨著落地窗滑下。
他翻出口袋裡皺巴巴的香煙,卻又發現沒有打火機,苦笑了一下,他低下頭睡了過去。
只睡了一下子,他突然被驚醒。
是門鈴的聲音,叮噹叮噹的聲音吵的不行。
是誰這麼沒禮貌,嘴上這麼說著,但其實心裡已經有了數,也只有那個人會是這樣按門鈴的。
他艱難的地起身,走去,拉開門。
迎接他的是一個戴著黑手套的拳頭。
青年靈活的閃開,說:
中也不要這麼兇!
閉嘴!大半夜叫我拿上酒來找你!神經病啊!
門外站著的人拿著個塑料袋,裡面裝了兩罐啤酒。個子有一點稍矮小,但是長得很好看。
欸是嗎?是我叫的嗎?我不記得了欸。再說了,中也你不還是來了呀?
瞎說!真是夠了……喂,地板怎麼這麼髒,你是不是又自殺了?!
中原中也把他往墻邊一推,跑進浴室找出了拖把,
真的是,好歹也要自己收拾收拾吧!你看浴缸有多髒啊!
啊啊——我不小心得到幹活就會死掉的病了——中也看著辦吧—
真是的!煩人的傢伙!


青年的家裡還缺了什麼嗎?
血液,匕首,繃帶,酒精,啊,還有兩顆互相依存的心臟。
已經什麼都不缺了哦。













今天的摸魚喲☆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