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

☆當然是選擇海的兒子☆
【【【4】】】


☆題目每次都會玩新的花樣!增加點情趣(?)對不?
☆新雙黑出沒!
☆只是出沒而已喲
☆芥川这里的私设因为是“養尊處優的小王子”一樣的設定,所以多少還是有點孩子氣,經不住刺激,ooc嚴重,所以慎戳。
☆猜猜敦敦在哪裡?【算了不瞎jiba猜了就在後面快結尾那裡】
☆這篇沒有小標題,我這雞腦袋想不出來
☆極度崩人設。
☆非常短小,也不精悍。


“喂……太宰,你說,這玩意算不算是你同類啊?”中原中也把白色小動物拎起來,看來又看去。就是看不出有什麼貓膩,比如它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啊,它來這裡幹嘛的啊,還有,這是最重要的問題——
這是啥?
中原中也歪著頭蹲在地上想著,最後還是想不出,就問了太宰一句。
“欸…中也不是我說你,我是魚,對吧,那它呢?有尾巴有腿的,而且……還長毛,白花花的,這個跟剛才看到的東西很像啊。”“你剛才看到啥了?我怎麼沒看到?”
“哦,你剛才去開車,我站台階上等你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就像這樣,白花花還長毛,也就額頭上沒有寫字兒。”
“中原前輩,這位是……”
“都說了不要喊前輩!你也就十二多這麼點整個一小屁孩哪學的這麼多啊?”
“噗中也你也是小屁孩的身高啊再說你就十四還好意思說他……”
“關你屁事啊?我跟他好還是你跟他好?還有別拿我身高說事!芥川!你說說我要不要把他趕出去?!”
“您能不能先把那天靈蓋上有字那玩意從我手上拿走?手癢啊。”芥川用一隻手揪著那東西的後脖子,抽出一隻手甩了甩上面的毛。
“芥川不要說話!中也叫你拿著你就拿著!”太宰治捏著嗓子凶芥川,一臉“老子最牛逼”的樣,说白了,就是一脸欠打的样子。
“你對他這麼凶幹嘛?!這是誰家你看清楚點!真是的!”中原中也用手肘捅了太宰肚子一下,就是不記得剛才到底是誰對芥川龍之介凶得不行。

“芥川,要不我們拿給森先生看看去?”中也朝著門後努努嘴,意思就是說——走,跟老子翻墻出去。
“中原前輩,我覺得可以有。”芥川點點頭——他也很久沒有出去玩了,當小狗看家真特麼無聊。
“中也,森醫生……是哪個?”

話音未落,中也已經走到玄關了。
“芥川你跟他說吧,我去啟動車子。”
“太宰桑,森醫生是一名獸醫,以前帶過我們玩的。”芥川乖巧的回答他。
“大人聊天小孩子不要說話!”
太宰治對著芥川大喊。好像自己在中也身邊挺有地位一樣。
“您難道不認可我的話嗎?!您不覺得我說的是正確的嗎?!”
“對長輩說話用的敬語呢?”
“我!…不,在下還不足以讓您滿意嗎?!”
“一,點,都,不!”
太宰插著口袋,繞過芥川,又伸出手来狠狠敲了他的頭一下,“疼!”
“這就疼了?告訴你!你還不足以讓我把你放在眼裡呢!還正確的?我要聽中也說!不是聽你說!”
芥川捂著腦袋,大眼睛裡水光氾濫。
“嗚…在下一定會讓你看到我的!嗚哇……”
果然,芥川再怎麼裝作成熟,也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而已,被刺激了一下,马上委屈了,两只小手紧紧扯着三层荷叶边的衬衣,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呜呜呜呜——中也前辈…”
哎呀,不妙。要是叫来了中也,那他太宰治既不是玩完了。
“喂喂喂别哭了。”太宰趁着中也还没有听见芥川的哭声,想要補救一下。“呜哇哇哇哇——”不巧,芥川不領情,哭得更大聲了
“十二岁了还哭,像样吗?”


不像樣又咋的,你惹哭我了,我哭一下不給嗎?你怕中原前輩,以為我不知道嗎?芥川的內心戲堪比一場大戲,經過自己嚴謹的編排,目的只有一個——用自己的計劃干爆面前這個惹他哭的傻逼!不僅是這樣,不能讓他覺得我芥川龍之介是個廢物才是最重要的!
“像樣!哇——”芥川扭過頭去不理他。
“得了吧你——鬧夠沒有?”
太宰越看他越煩,就把芥川像扛米袋一樣扛走了。
對,扛走了。
芥川被嚇呆住了,哭也哭不出來了,就一直呆呆的,被搬到車上也沒有反應過來。太宰把他扔到車後座上,又自己拉開了車門撲通一聲坐下去翹起二郎腿來。中也覺得奇怪,就問他“太宰治你剛才幹嘛了,芥川怎麼都不說話了,還有你手不痛了嗎,為什麼剛剛芥川是被你用手扛出來的?”“哦哦,芥川剛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哭了,我就抗出來了。還有手沒事了,恢復的挺快。喂,中也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太宰看著中原中也一下去拍拍芥川的腿,問他有沒有事,一下又去弄弄電台節目,根本沒有把他太宰治當回事,還真是無語了。

“中也你剛才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你又不聽。”
“就是好奇,怎麼的?看芥川比平時更安靜了就很奇怪是不是你欺負他了。不過你都是大人了,我覺得你也不會欺負小孩對吧。”中原中也一臉輕鬆,彪著跑車哼著歌,感覺自己擁有了全世界,雖然左邊坐著傻逼後面坐著企鵝企鵝手裡還抱著貓,哦不,可能是貓的動物。
這有什麼關係呢,反正現在有人陪自己玩,陪自己胡鬧,在四年前,這種事就不會發生,小小的自己生活枯燥得如同一個枯塘,鋪滿落葉,除了吸收管理國家的方法,就是研讀關於兵法的書籍。父親覺得人才的孩子必要成為人上人,所以中也算是受苦了,不能拒絕,還得表現出一種“讀這種書還真是幸福啊父親我愛你麼麼噠”【嘔】這種極其崩人設的樣子,想到這裡,中原中也皺起了眉頭,臉上的表情瞬間扭曲了,嚇了太宰一跳,“呸!真他娘的惡心!我以前一定是傻逼吧?!”中原中也安靜了一會,突然又爆出了一句粗口,愣是把芥川龍之介給嚇清醒了,原地一激靈,手上那個小東西感覺到芥川的反應,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舔芥川的手,結果居然被芥川給了一個嫌棄的白眼,小傢伙只好委屈地低下頭舔毛去了。

車子繼續開了十多分鐘,總算到了 一間不太顯眼的小診所,掛著一個歪歪扭扭髒兮兮的小招牌,太宰歪著頭看了一下上面的字:“什麼什麼寵物醫院?”
“是一家寵物醫院就對了。不要多問。”中原中也看也不看他一眼,摘下黑手套把門拉開,先把芥川推進去,又把太宰踢進去,最後才拖著步子像大爺一樣晃進去。
“森先生你在嗎……”
“啊~小愛麗絲不要跑啦!把這條裙子試完我就給你買蛋糕好不好?啊!你看中也哥哥來了哦!試好這條裙子中也哥哥就給你買蛋糕好不好?”眼前出現了一個穿著白大褂髮際線偏高的男人,哦,還有一個穿著小洋裙奔跑的
小女孩,兩個人圍著屋子到處跑,碰翻了不少東西。
“森先生您好——”
“啊!中也哥哥!”被稱作“小愛麗絲”的金髮小姑娘向中原中也跑過去,“幫我躲躲林太郎!”話還沒有說完,愛麗絲已經不知道跑哪藏著了。等找到她,已經是後話了。
穿白大褂的男人看著小女孩跑走後就停下了腳步,沒有去找她,而是自顧自地去翻出一對白手套。
“果然還是要先把愛麗絲支開才能幫中也看小動物呢,幸好中也你上次說了這個法子!剛才在電話裡我聽了一下,你說的東西呢?我看看吧?”這個被叫做林太郎的男人本名森鷗外,是這家寵物醫院的所持有者,對中原不錯,但鬼知道為了什麼。總之,居心不軌。中原中也可是要成為國家管理者的人。這一點東西調一調檔案不就懂了嗎。可惜咯,居然一片空白,唯一顯示的只有兩個字——機密。
中原中也也不覺得奇怪,這個國家沒有人沒有秘密,只要沒人對自己不利就好——我好為天下好。
“中也君?”森鷗外歪了歪頭。
“不,沒事,森先生,我只是在看如果您要是收拾一下會花多少分鐘罷了。”中原中也停下了自己看起來蠻危險的想法,回答了他。
“欸——中也君真是傷人啊…明明小時候這麼可愛呢…”森鷗外故作可惜地垂下頭,“還乖乖的換上了我給你的漂亮裙子…”

……
求您不要再說這個了好嗎,太宰在這呢,我不想讓他看笑話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跳進東京灣也洗不乾淨啊!
中原中也脸上开始发烫起来,突然,他听到了一些噗噗憋笑的声音——是太宰治。
“中…中也你還穿過裙子嗎……噗哈哈哈媽耶原來中也你不止穿過一次女裝嗎?!”【嗚嗯詳情請戳吊帶那篇】太宰治笑得那叫一個花枝亂顫,身後乖乖站著的芥川龍之介正在努力梳理自己接收到的信息,中,中原前輩還穿過裙子嗎,那種銀穿的裙子???再,再說了,太宰先生笑什麼???他,他看過嗎???什麼情況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原中也臉黑得不行,卻還是保持著微笑,雙手交叉抱臂,開口:“太宰治你過來一下,我不打你,我怎麼會打你呢,我就問問你為什麼要笑。快點過來一下。”臉上自然還是那副黑暗的微笑。
“中也君?不開始嗎?”森鷗外歪著頭問他。
中原中也這時總算想起來他是來幹嘛的了,於是放下太宰治不管了,“好的,對不起。森先生。”
中原中也把小動物放到森鷗外的手上。退出門外,和太宰治繼續開始了新一波的鬥爭。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小房間裡穿出了一點點奇怪的聲音。隨後森鷗外探出頭來:“那個…中也君?恭喜你哦,這是個男孩子呢。”森鷗外壞笑一聲“真的是男孩,我不騙你的,你知道的。”
“什麼啊森先生,不要開玩笑啦,這個到底是什麼生物啊?是貓還是…”中原中也笑笑,“那您說是男孩子,我可以進去看看嗎?”明顯他是不信的。
“啊啦中也真沒禮貌哇,人家的房間怎麼可以進去呢?這種沒有禮貌的事情…”太宰治挑起嘴角,“我來就好啦!!!”話音剛落下,太宰治迅速拉開木門,“來來來我看看你是個什麼——”
門被吱呀拉開,白熾燈的光打在太宰治臉上。
太宰治呆住了。因為他看到的已經不是一小時前那隻毛茸茸的小生物了。


——他看到的是一個通體赤裸的小男孩兒曲著腿坐在地上。
——裡面並沒有什麼毛茸茸的小動物。
他揉揉眼睛,合上自己像是脫臼的下巴后又把門關上。
啊說不定是自己眼睛被中也打壞了呢,再看一次吧。
太宰治面帶微笑的再次拉開木門。
媽耶還是一樣的啊。
“中也,我眼睛是不是有點瞎了。”太宰治揉揉眼睛,回頭問了正在整理芥川衣服的中原中也。
“你?”中原中也嗤笑一聲,“對啊,你瞎了,所以連裡面的那個動物都看不出是什麼吧?”
“那可能中也看了也會瞎。”
“怎麼可能哦,到底是什麼啊你廢話這麼多。當時說了我來看你不讓吧,現在怎麼辦,給老子起開!”中原中也從地上站起來,兩手一揮,把太宰治從身邊趕開,“真是的,你也是手賤…”

“嗚——這是哪裡…”還沒等到中原中也推開門的那一刻,裡面的小孩兒自己不耐煩的跑出來了,“媽媽呢,爸爸呢。他們去哪了?”
中原中也被嚇了一跳:“森先生?!這是您的私…”
“瞎說中也君,我乾這麼多年來還真沒有見過可以變身的小老虎。”森鷗外掏出手絹擦擦汗,繼續說著“其實我看了一眼就確定這是老虎了,只不過覺得長得比較可愛,所以就搬進去玩了一會,沒想到,還沒有一個小時,他就…”
“啊?森先生你還想玩一個小時來著?”太宰治抱臂,斜著眼看著森鷗外。
“太宰治就你屁話多。”中原白了他一眼。
“就變成人了。”
芥川明明感覺只呆了一下子,但是自己的腦殼感覺就不太對頭了,有一種超負荷接收信息的感覺出現了。
中原中也打量了一下白頭髮的男孩兒,覺得有點奇怪。
但又實在說不出哪裡奇怪。非要說的話…他好像跟太宰在某個地方很相似呢…
比如說…
動物。
太宰治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於是開口:“中也是不是覺得,我和敦君有點相像啊?”
“敦君?你給他起的名?”
“沒有哦~是小男孩自己說的啊,他叫中島敦呢。”太宰治把中島敦抱起來,“和你那年差不多大噢。”
“的確呢,不過你先天就有一半是人吧,他呢。”中原中也單手插著腰,用另一只手揉揉他的頭髮。
“一個白化病非主流殺馬特,被太宰先生抱在懷裡!…”芥川龍之介終於開口了,但是說出來的話卻不太文明“還有中原前輩!…不就是一隻會變身的老虎麼!改天一定,一定要幹掉他!”黑色的瞳孔氣得快要冒出火花了。
“好啦好啦芥川,你是不是吃他的醋啊?真是少見哦。”中原中也無奈的笑了,“我想把他帶回家幾天呢,你這樣做,我很難辦啊。”
“啊??中也你?!你把他帶回去了,我睡哪裡?”太宰治悲傷的吼了一句,捂著眼睛假哭。

“是哦……”中原托腮想著。
“所以中也你要不要再好好想想?”
“哦我知道了。”啪的一聲,中原中也打了一個響指。“你知道什麼了?”
“我會給你找個大水箱,要麼你就在我房間裡打地鋪吧。如何?”
“打地鋪???中原中也我記得你還有個客房來著???”
“啊,那個啊,我想讓芥川在這住幾天呢。”
“喂!!!!!!好壞啊!!!!!”

一行人吵吵鬧鬧地離開了獸醫院,上了車,笑罵聲延續了一路。
“哦呀~年輕就是好哇。”
“嗯哼,所以像林太郎這樣的大叔,是不會有青春的!”
“啊!愛麗絲好過分!”






Tbc○

這個真的寫了很久啊……初中真討厭……還是把他一路跌跌撞撞的寫好了……下一篇估計會等很久很久……………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