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一個混更混更!!!怪盜!!!!




“你好警官先生——”

橙髮的男人張揚地笑著,繼續開口說著:“寶石,就算我收下,也沒有問題對不對?”
沒等對方開口,中原中也早就踢碎玻璃罩,伸手一撈,晶亮剔透的寶石被勾進手心。
“真是好貨,”中原打量著手心裡閃著月光的珠寶,“我真希望能作為收藏品保存著。”
咻——
一道銀光閃過,擦著中原的臉頰飛過,直接打在了擦得可以反光的玻璃上,玻璃被迫開出個口子。掉落的碎片,映著潔白的月光,又映出了中原那張還流著血的臉龐。
“怪盜先生,請你放下來,那個我想不屬於你,”開槍的男人沒有穿警官服,“這可是國家的東西。”
“哈!國家是嗎?那種奇怪的法則也是只有你們這種好孩子才會相信是吧?我還請你別把我和你們扯在一起好嗎?”
中原面帶怒容,伸手把用來扎著頭髮的頭繩拉下來隨手一
丟,說:“呵,還請你們不要過於的看好這個破爛法則。”
他又按了按別在耳朵上的通訊器,笑著,“不過,謝謝你打穿了玻璃,我不用費力踢碎它了。”
黑色的身影飛身躍起,只用了一點力氣,把玻璃的缺口搞大來,鑽了出去。
警官壓低帽子,詭笑一下。
“我敢保證,下次擊穿的,絕對是你的頭骨。好好保留著,等著那一天。”
“哦?是嗎,那我就期待著好了。”


時間線來到第二天,早晨七點。

中原簡單收拾了一下,打算出去晨跑,他把手機放在口袋裡,接上藍牙耳機,開始放音樂,就當他在穿鞋的時候,有人上來拍了他的肩膀。
“——誰!”剎那間,中原回過頭,“嚇死我了,太宰治你怎麼走路沒有聲的,昨晚去實習的還好麼,回來的時候都已經是大半夜了。”
“我昨晚很好哦!話說中也你去幹什麼啊?”
“我去晨跑,你去麼。”中原中也站起來,不經意摸到了臉上那道傷口。雖然已經做過了處理,不過還是有些疼痛。
“不去了,對了,你臉怎麼回事?怎麼搞出來的?”太宰治故意去摸他的臉頰,經過傷口的時候稍稍用了幾分力氣。
“痛!你丫還好意思說,昨晚給你弄夜宵的時候搞到了。”
“啊是嗎,中也你手生了,弄個三明治都受傷。等你回來我再給你搞個專業的處理。”太宰治抓抓頭髮,笑著。

“啊,是嗎,我期待著。我出去了,不和你聊了。”中原中也提了提褲子,站了起來,“走了,跑完后我十點鐘有約。”
“好喲!晚上有任務,中也不要去喝酒了!”太宰向他搖搖手,對他說再見。
“行,對了,什麼任務?”
“哼哼~抓小偷而已啦。”


抓小偷而已嗎?
中原暗自想著。



GPS上的小紅點穿過了隱秘的小巷子,某條不知名的河邊,廢棄的工廠,最後停在了博物館門口。
他進去了。
太宰治挨在床頭,抱著筆電,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暗暗笑著。
放下筆電,拿起手機,給備註為【虎】的聯繫人撥了電話,三聲鈴響過後,電話被接通。
“請問你是?”
“幫忙抓小偷的而已啦~”
“好的。”
看似與平時無差的對話,其實是負責【黑帽子怪盜】的專案組的暗號。
“敦君還在吧?我找你有一點事呢。”
“太宰先生我在,是不是有什麼情報了?”
“果然全局就你和亂步先生腦子最靈光,你的確猜對了,聽我說,你帶點人,穿衣服正常點,我會和安檢溝通好,每人必須攜帶兩把槍,把隔壁局子芥川龍之介還有那個玩炸彈的也叫上。但是,現在還不用急,敦君我已經聽到你收拾東西的聲音咯,等我消息,晚上行動。”
“好的,知道了。”中島敦收起桌上的資料,放下已經拿在手上的槍,正準備摁掉電話。
“等等敦君不要掛,”太宰叫住他,“記得,千萬不要告訴你師兄。啊,你和芥川的師兄。”
“好的太宰桑,我掛掉了。”
哼哼。
太宰治笑了一下。



時間線跨越到十點整。
中原鑽進博物館的洗手間,輕輕揪下肩膀上那個不易見的小鐵片,丟進馬桶裡沖走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會不會追去海里淹死自己。”
“去你媽的。敢跟蹤我,還要命麼。”中原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開始脫衣服。
“今晚…就那顆鑽石好了。拿給森先生加工成耳墜。”暗暗想著。
最後扎上頸環,帶上面具,仔細聽了下門外的聲音。
沒人,真好。
輕輕拉開門,中原動作輕得就像一陣風,飄了出去。


無論對警官們來說,還是對中也來說。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了。




⚐⚐⚐⚐⚐⚐⚐⚐⚐⚐☻☻☻☻☻☻☻




Tbc ♡

這只是一個怪盜paro 的試水!!!!!!也是混更!!我寫得很順!!!爆炸好寫的!!!!寫完海兒我就寫這個!!!!!!開開心心快快樂樂!!!!【?】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