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喂喂吐個花吧○

○喂喂吐個花吧○【上】

☆題目那麼明顯,這不就是給老栞的花吐症嘛。
☆別以為這不是太中
☆還有這是上,作業太多了。
☆走嘞!






太宰治吐花了。
據本人說,自己也挺驚訝的,自己殉情千百回,偏偏這次來反應,說好的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呢?這沾的還不是葉子,這特麼是花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啊!
最可惡的是,對,太宰治本人說得特別激動。
“為什麼我吐的這是西蘭花啊?我又不愛吃這玩意!還有這不公平!為什麼小矮人就不吐幾朵?我又沒有暗戀的人,憑什麼是我吐?”
得了,這會您跳東京灣游泳都沒有用了,洗不白了,您再窩個幾十年也洗不白。
“太宰桑真的沒有暗戀的人?或者明戀的人呀?您一口一個中原幹部,難道不對他有這麼一點感情麼?”我繼續盤問道。
“不哦,小姐你想多了,再說下去我可就要趕人了哦?”太宰先生像小孩子一樣扭過頭鼓起了嘴巴。
“是嗎?呵呵,太宰桑不要嚇我呀?”我對他笑了一下。
“欸——小姐,你說,在我彌留之際,就沒有人陪我殉情的麼?小姐你是不可能了,你沒有同意我過。”他像個小孩一樣趴在桌上,往嘴裡塞了一顆櫻桃,又往我手裡塞了一顆。
“謝謝了太宰桑,不過我不是很喜歡櫻桃。”我婉拒他,“還有,我覺得拯救太宰桑的人不久後一定會來到的,還請不要放棄自己。”我想讓他重拾一點信心,相信自己有可以活下去的希望。
“啊——是嗎?我倒是覺得無所謂了,反正剩下的時間也不長了,如果真有那個人!我也只希望他不要是小矮人!不要讓我見到他了!”火把徹底被點燃,他生氣了。

我的本職是一個作家,要是嚴格的說我也只是一個不入流的三流寫手而已。為什麼會是三流呢,這個問題我也問過自己,也問過家人,朋友。結果他們都是用一樣的語句回答我:“你筆下的文學太過真實了,甚至連華麗的語句也沒有看出幾句來。這怎麼叫文學,只是記錄而已吧。”
可惜了,我沒有聽進去,我是個固執的人,堅持了自己筆下的文學。出了一本書。書名非常直白,就叫《愛情史》,書本只下印了十本,沒有讓任何人代理售賣,我盤下一個小店,只擺上了這十本書,十本書一本又一本的售出,又被一本又一本的退回,我只好每五天撤下一本,裝作他賣了出去一樣。到最後一天了,我是失望了,倔強的心也被磨沒了,準備收拾一下走人的時候,太宰先生從書店前走過時,只是看了一眼,就把書拿起來,翻看了一下。
“欸!意外的很有意思呢!書是小姐你寫的嗎?”
“啊,是的。”
“我想買下!”
“那…送你了,反正我今天就走了。”
“為什麼呢?小姐這不是寫得很不錯嗎?我也應該付出得到這本書的代價啊?”
“如果非要說的話,先生您長得很好看,聲音也很好聽,這本書就當做我看了您的容貌,聽了您的聲音後給您的回禮吧。”
“謝謝小姐的誇獎哦,要不,我請你喝咖啡如何?順便聊聊天呀?再說,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跟我去殉情呢?”
“可以嗎?那就麻煩您了,不過,殉情還是免了吧。”



這是我跟太宰先生的第一次見面,與第一次見面的時間相隔兩個月,我又收到了太宰先生的簡訊,具體內容大概是:
我的嘴裡吐出來了西蘭花,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請來幫幫我,勿念。
收到簡訊了以後,我簡單收拾一下,就趕去了橫濱,去了他跟我约好的那个咖喱店里。我來得比較早,就坐著等他,順便琢磨一下那句“嘴裡吐出了西蘭花”是什麼意思,該不是他為了約我出來編出的話吧。
“久等了念子小…噗咳!”他來了,長得還是這麼好看,如果忽略他手中的那顆帶紅的西蘭花的話。



“太宰桑?!你沒事吧?!”
“咳咳咳咳…沒s…咳咳咳!”太宰先生看起來很難受。
“啊!我這有一個本子,您把要說的話寫下來如何?”我翻出包裡的一個小本子遞給他,太宰先生在上面寫上謝謝,便與我進行了接下來的交談。

“所以,太宰桑你說你得了一個叫花吐症的病,要讓自己暗戀或者喜歡的人親親才會好起來?而且你說別人吐的都是玫瑰啊百合啊紅椿的,你自己吐的是西蘭花?”我聽了他的描述,繼續盤問他。
“是的。”筋骨分明而又修長的手指握著一支鋼筆在本子上寫出清秀好看的字。
“可是啊,我知道您聊過不少姑娘,為什麼要找上我呢?啊,不是說斥責您大老遠把我找來這件事,我只是有點奇怪,可不可以問一下是為什麼呢?”的確,一條奇怪的簡訊裡蘊含著能把我從東京吸引到橫濱的巨大魅力。畢竟這是我們相遇兩個月後他發來的第一條信息,當然,因為這是太宰治本人親手發給我的啊。真是讓人感到奇怪,他竟然會找上一個女人第二次。
「其實念子小姐對愛情頗有研究的吧,這個跟愛情相關,沒準會有些出入呢?」


所以,就發生了之前你們所看到的那一切。
「欸——到底會不會好起來呢——之前的小姐們都說“不與喜歡的人接吻就會死掉”這種話,雖然很想死去,可是這樣不明不白的死掉沒有人會喜歡的。」

不明不白的死掉沒有人會喜歡?我掩著嘴笑,仔細品味這話裡的意思。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門口的風鈴突然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門被推開,一個身高稍微有點矮小的青年走進來,穿著白色兜帽衫,手指繞著那兩根繩子,雖然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可是我有一種直覺,這是一個非常好看的男人。


啊,他看過來了。
帽子從他軟軟的發頂上掉下來,露出一頭橙色微捲的頭髮,他水亮的藍眼睛在燈光下閃著,就像精心燒製的玻璃製品,長而翹的眼睫毛微微抖動著,五官精緻得就像人形師細細雕刻出來的產物,華麗而又致命。
“啊,是中也。”
筆尖飛快地在紙上遊走著,寫下這幾個字。可是啊,我並未看見,這才造成了以下的一幕。
他走過來了,我聽見咔噠咔噠的聲響,幹脆有力,他走路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有一點慌張了,他是幹嘛的啊,是什麼黑幫嗎?可是哪有這樣穿著的黑幫啊……
“那個,請不要過來!”我揮舞著雙手,在外人看來是非常滑稽的。
“欸?小姐,你看,我並不是壞人呀,我只是來找太宰的呀?”他有點小小的慌張,好像根本沒有哄過其他女孩子一樣,只好摸了摸我的頭又說:“抱歉抱歉,小姐是我錯了,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請原諒我,好不好呢?”
原來是這樣啊。唉,果然又自作多情了嗎?
太宰先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也摸了摸我的头。在笔记本上写着:“念子小姐什么都没有做错,也没有自作多情这么一说的,女孩子还是要把自己放在中心才好呢。”

我抬头看着他们,才发觉自己的脸已经红到耳朵根了。啊啊,好丢脸啊!
“太宰先生,中也先生…是中也先生对吧?其实吧,今天聊了这么多,我很开心哦,说不定,太宰先生的病呀,现在已经不会有事了呢。嗯…还有,我现在得走了,母亲还需要照顾,失陪了。”我微微鞠下一躬,不久後又直起身子來,“兩位都是很好的人呢,還請一定要珍惜對方啊!”
啊!糟糕!又說出了這種話!
“我我我走了!下次再見了!”
我慌慌張張地奪門而逃,後來的事情我就不太懂了。
不過我想,接下來的二人一定是非常幸福的。




“所以說,太宰你是生了什麼病,是不是前兩天受了風寒啊?”
太宰治一聽,掩著嘴笑了,不過沒有兩聲,又咳了兩下,在紙上寫著:
“小矮人是傻子吧,受了風寒我還哪裡敢約小姐們出來啊。腦袋裡是不是有水。”






Tbc ☻




☃我很短小,也不精悍。請當屁看。@栞 這是上,老鐵請笑納。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