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高級津島吹
今天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大家一起。

短小的,給太太的看圖寫話



是濃郁的消毒水味,難聞又惡心。映著【手術中】字樣的燈光不停地閃著。

腳上噠噠地打著節奏,仿佛在等待什麼。
屬於女人高跟鞋的聲響從遠處傳來。
太宰治稍微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喂,假扮港口黑手黨現場醫護成員並向他開槍的,就是你吧,”他稍微變了一個姿勢,使自己舒服一點後又繼續說著“真是令人作嘔啊,兇手小姐,當然我是說貴組織的“作案”手法。”
穿著高跟鞋,女人笑得實在是谄媚,不然她面前的幹部大人也不會有嘔吐惡心的感覺。
閃著銀光的槍口悄悄舉起,太宰治緊緊地握著手槍,扣著扳機。
那個女人眼睛往下瞟了一眼,說:“啊,還請放下您的槍,那個東西實在是有點危險啊。”
她又詭笑了一下,繼續說:“不過,早上好哦幹部大人,人家只是來找你做個交易的啦,不要这么凶嘛,要紳士哦,”她又不痛不癢的笑了一下,“我的確是醫生啦,嗯…算是吧,啊!不過眼下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救他了哦!畢竟我也是很罕見的治療系異能力者哦!您說對吧?”女人狡黠地笑著。
太宰治靜靜地思考著,要是人質是其他人,那麼他早就妥協了。可是現在…
身後的手術室里慌亂的聲音逐漸多了起來,無非就是一些“快!患者開始撐不住了”這樣的聲響反復出現,最後變得嘈雜不堪,女人把眉毛挑起來,一副的得意的模樣。
“哎呀~他好像快撐不住了喲。留給您考慮的時間不多了呢。”

太宰治沒有被繃帶包裹的另外半張臉已經全部陰沉下來。面無表情,卻又死死瞪著女人。
“條件是什麼。”
“欸?同意了嗎?我還以為會糾纏很久呢。”
“快點說。”
“好好,不要這麼凶,”女人得逞了,笑得像一朵花,“條件是……”




中原中也算是很順利的從手術室裡出來了。不過他可不知道手術室外面曾經發生了什麼。要是知道了,傷口肯定都會吓到裂開。幸好他現在仍然還是昏迷著的,雙眼緊閉著,輕輕的呼吸聲不大,但是太宰治聽得一清二楚。這是根本遮擋不住的。對太宰治來說。
又過了許久。他吃力地睜開了眼睛。
刺眼的白熾燈照射著他的眼睛。輕輕偏過頭來四處看看。左邊是各種複雜的醫療設備。右邊——
是他的衣物和太宰治。
太宰治坐在那裡已經好久了。眼睛死死的盯著中原中也。簡直就像一隻狐狸,眼睛閃著皎潔的光,盯著中也有點害怕。
“中也…妳醒了啊?真能睡啊,算算看你可是整整睡了十一…十二個小時了哦。”長又翹的睫毛顫動著。
十二個小時嗎。中原中也思考著這個問題。他很久沒有睡過一個這麼安穩的覺了,目前的這份工作,或許也只有這樣的時間能夠安穩休息吧。
“你在這裡…有多久了。”聲音非常吃力,虛弱的身體已經把平時的傲氣給剔除了。
“從談…不,從你進醫院以前,我就在這裡等著你了,這沒辦法,畢竟是森先生叫我來的。”太宰治不小心說漏嘴了,如果不是緊張到手心發汗的程度,太宰治絕對不會有這種樣子的。

已經開始慌亂了。
中原中也作為搭檔,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於是,他又艱難地吐出幾個字眼。
不。要。緊。張。
太宰治看著他,總算是微微有了一絲笑意,“真是的,肯定是你緊張吧,”他把中原中也的手緊緊握在手中,“肯定很痛,是我的話就絕對不會選擇這樣的死法了,中也太笨了。”
他用手去撩撩中原中也軟軟的發尾,“威脅我們的那個女的,已經叫人去處理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威…脅?什麼時候的事情?”
“無所謂了,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你也真是,疏忽了吧,哎…紅葉大姐一定會在那裡問東問西,我不管哦,你自己去應付了。聽到了嗎,中也?”
床上傳出輕輕的鼾聲,太宰治總算是憋不住了,笑出聲來:
“中也,歡迎回來。”






太太的圖真的非常美好!不過呀,我寫不出那種感覺,@LI 還是非常感謝您給大家帶來這麼美好的作品!
雙黑也是非常美好的!請大家多多愛他們!
接下來還有好多東西沒寫呢……大家請等著我……

评论(3)

热度(33)

  1. LI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