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羲_我求求您嘞留個評論好不好!

對安雷這樣CP我天雷。
只吃固定幾位老師的雷安。【因為我是雷嘉女孩】另外也雷 金相關
除此要麼給我推太中要麼不要給我推安雷
破寫東西的,最近有漲了一把可愛的粉絲小姐們!開心!
中原中也和滨田正是我心头宝贝
森左向离我远点
路人×某某也离我远点
双社长和森爱除外
這裡雜食請避雷

我要成为5468726987线画手!
今天也要开开心心的!!!
多好呀

求你回来

無題。




太宰部分:
我的名字叫做太宰治,在宮中的地位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侍衛。要是再把我看得特別一點,也只不過是一個和那孩子一起長大的小人物罷了。
我從小聽著這孩子的抱怨和對我的頂嘴長大,這孩子很倔,不想去的地方就算拿著棍子去驅趕他,他也無論如何都不會去。然而,想要的東西如果得不到,他也不會再任性。總之,這孩子真的是個自控力極強的好人。單十二歲的時候,就被評成一個優秀的小孩。,國民們都這樣評價他。但是,單單只有我知道,他私底下是怎樣的。
他笑起來很好看,這些都拜王后所賜,王后生的好看,他自然也生得不錯。他小時候很喜歡黏著王后,或者黏著我。
每天早上這孩子都會被逼著彈鋼琴,我看他彈過一次,那聲音簡直難聽得不行,指甲撓刮玻璃的聲音簡直比這個好聽一百萬倍。在聲樂老師捂著耳朵抱怨著出去的時候,他鬆了口氣,重新把手放置到黑白相間的琴鍵上,舞動著。
天籟。
一曲過後,他看著我,嘴唇開開合合。
“你知道的,越是逼我,越是讓我厭惡。”
啊啊,我知道啦。
我這樣回答他。
他喜歡在午後的草地午睡,理由是午後的太陽真的非常暖和,非常舒服。
午後的陽光我其實也很喜歡,那個顏色可以說讓我沉淪在其中,溫和柔軟的橙色,就像他頭髮的顏色。
我還陪他一起偷偷去過海邊,他說,想要試試被海水包圍的感覺,但是他啊,又害怕,於是就叫我去試試,沒辦法,我無法違抗他的命令。於是卸了盔甲,褪去里衣。在他的眼前鑽進冰冷刺骨的海水裡。他還說,我的皮膚像白玉一樣好看。
他的名字叫做中原中也,是一個扭扭捏捏,念起來又格外曖昧的名字。


中也部分:

我的名字叫做中原中也,在宮中的地位是一個所謂任性的孩子。

是呀,我很調皮的,就算把媽媽的東西弄壞,也不會被打。我是王室唯一的獨苗。啊,多提一句,就算是唯一的獨苗,我也是絕對不會任性的。
這個煩人的身份讓我很尷尬,我在王國中可謂是家喻戶曉。沒有人不認識我。第一次交的朋友。因為踢球的時候不小心踢傷了我,只不過是腿上被弄出了一個小口子。他們家被滿門抄斬。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刑罰。當我再次到街上的時候,去拜訪了以前的所有朋友。
人去樓空。


我抱著球,在街上哭。



然後我就只能和宮裡的衛兵們玩。他们大都是从乡下进来的,见识的多,他们知道的知识都很有趣,比那些乱七八糟的老师教的东西有意思多了。
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人员清查,点清人数,我也会跟着去看看,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个男孩子,从人群里钻出来,左顾右盼。
是哪个卫兵叔叔从家中带来的吗。
他看到我了,这孩子左眼缠着绷带,有点吓人,可是露出來的那半邊臉,實在是生的清亮好看。我被他迷住了,孩童稚嫩的臉蛋清秀得不行,反而更像一個女孩子。
我抬起左手,向他揮了揮:
——過來呀。


他好像看懂了,繞過人群,我也躲過父王,偷偷溜了出來广场后的小树林,是我的秘密基地,我很喜欢这个地方,这里让我觉得安心,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破破爛爛的。”
好聽的聲音響起來,“破破烂烂的地方。”
这句话让我很来气,当时的念头就是觉得这个人真没有礼貌,然后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邀请他。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自己脑子有病。
“喂,好歹是在我的地盘,至少嘴下留情吧。”我有些生气地撅起了嘴。
“为什么,国内流传着皇子十二岁了,是成熟的孩子这样的话。”
是不着边际的回答。
“明明一點也不成熟,就像一只惹人煩的貓。”
嘖。
“喂,你太過分了吧。我好心邀請你過來欸。”那時我沒有發覺,有一絲火氣窜上了心口。在那里盘旋穿刺。
“不過稍微修繕一下也許會好很多。”那個男孩子又做出一副細細品味的樣子,“不如把那邊的樹稍作修剪一下,也許會雅緻很多。”
“喂…你到底是誰的小孩?是這裡哪個人的小孩?”
“我可沒說我是這裡誰的小孩哦。是你自己一直以為我是誰的小孩吧。”
“而且呀,這裡的防衛根本不行呀,我明明只是跟衛士叔叔們聊了會天,他們就放我進來了哦。”
狐狸。簡直就是一只狐狸。


“潛入有意思嗎。”
“你是哪個國家的混蛋孩子。”


“我也不知道哦。一出生就在孤儿院这种事情很让人迷惑的。”
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无辜。像落寞的貓咪躺在街邊時一般。
“不打算幫幫我麼?”
“哇我憑什麼要幫你?”
我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嗯——就憑著皇子十二歲。是成熟的孩…哇不要捂我嘴巴啦。”





太宰部分:
以後。中原中也那孩子給我隨便安排了貼身侍從這樣的工作。每天能看著的只是他的臉,做的事只是確認他的安全,很無聊,但是看著中原中也不知為何心裡會覺得舒服。這傢伙還算是聽話的乖小孩。但他鬧起來會很難辦,宮中上上下下沒有人拿他有辦法,發過脾氣后。他看起來很後悔。一個人坐在陽台上的搖椅中靜默著。我過去問他:
“中也?”
他眼神呆滯地看了我一下。又扭過頭去。
“今晚吃鹽烤青花魚哦?”
“廚房阿姨想叫你過去試吃哦中也?”
這孩子吞了吞口水。說:“那,那又怎麼樣?”
“你不過去嗎?”
“這…我不能過去,長輩們都沒有說開飯…太宰治你是不知道不能在长辈之前开饭吗?这没有礼貌。”
“噗。”
“喂你发出这样的声音干嘛。”
“噗哈哈哈哈!!!哎呀,真没有想到中也是这么乖的孩子啊!”
“你…你混蛋!故意套我话?!”


第三人稱部分:
太宰治仿佛已经意料到了现在的情况,伸出一根手指,輕輕點在中原中也的嘴唇上,示意他安靜。
“既然,中也是乖孩子,為什麼不和我去向人家道歉呢?”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
“和你一起?為什麼,你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不是嗎?”
“僕人要和主人一起受罰哦。”


“那如果是這樣,我不去了。不論怎麼樣都不會去了。”中原中也從搖椅上坐起身子,藍色眼睛定定地看著太宰治那雙黯淡的眼睛。
“這無論怎麼樣看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吧,怎麼可以牽扯到你。”
太宰治眼中黯淡的光在那一瞬被苦澀的海水溫柔的抹去。
“那中也的意思是,以後保護我了?”
“什麼,不要,你比我大啊應該是你保護我,而且你看哦。我是你的上級對吧!”
中原中也得意的笑著,抱住了太宰治的腰。






好久沒有更新了……!

评论

热度(12)